粉红丝带康复之路网站‧唤醒女性防範乳癌

正文
粉红丝带康复之路网站‧唤醒女性防範乳癌粉红丝带是全球乳癌防治运动的标誌,只要繫上这个粉红丝带,就代表对病患的支持,并提醒自己要爱护乳房,其中例常筛检就是一种最佳的表现方式。在大马,许多民间团体在粉红丝带的精神感召下,纷纷成立了乳癌支援团体,但是却欠缺一个网络沟通平台。今年,一群乳癌康复者在乳房外科顾问迪瓦南(Devanand)医生的率领下,创办了粉红丝带康复之路(Pink Ribbon Reach to Recovery,R2R)网站,让乳癌患者有一个互相交流及学习的管道。2009年吉隆坡康复之路(R2R)主席迪瓦南医生披露,虽然医疗设备不断地提升,但是全球患癌人数未曾下降,乳癌就是一个显着的例子。他说,在大马,乳癌是34至54岁女性群组中最常见的癌症死亡杀手,平均每天就有4人不敌乳癌逝世。“虽然大家常说预防胜于治疗,但是并非所有的癌症都能被预防,因为有者还未找到病因。以乳癌为例,现阶段我们提倡及早诊断,而非预防。”他指出,越早确诊及治疗乳癌,病患的存活率就越高,例如第一期乳癌患者经治疗后,5年存活率高达95%。“不只是存活率,费用也是一个关键。当癌症没有及时获得治疗,就会变得越凶猛,届时患者就得付出更庞大的医药费来克制它。”他强调,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任,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处于被动的状态,因此唯有不断地通过意识提倡及病友支援,才能唤醒大家对乳房防治的潜在意识。提供乳癌管理“吉隆坡R2R的成立,其实就是秉持着这样的信念。它延续国际R2R的精神,由一群乳癌康复者来推动乳癌防治活动,并通过本身或其他乳癌支援团体,如粉红丝带基金会、国家癌症协会、乳癌福利协会(BCWA)、大马癌症理事会及锡克女性醒觉网络(SWAN),来打破乳癌的缄默,即患上乳癌不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大声说出来,因为很多人与你同在。”他说,为了提供更广泛的乳癌资讯,R2R理事们不辞辛劳地製作了一个网站(www.pinkribbonr2r.my),里头提供了乳癌康复者日记、乳癌的管理方式,如饮食治疗、运动、瑜伽、太极等资讯。为了筹募营运经费,此站也设立了粉红丝带购物区,让公众可以通过网上购物来支持乳癌醒觉活动。此外,为了让更多人认识R2R网站,此组织早前在皇家雪兰莪俱乐部进行“2009康复之路”网站推介礼,并邀得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汀巴杜卡周美芬主持开幕仪式。另外,多名乳癌康复者也不惧世俗的眼光,在台上侃侃而谈自己的抗癌经历,借以鼓励病友勇敢面对乳癌。华裔患者居多身为女性的周美芬深深了解,生殖器官癌症,如乳癌会对女性带来极大的冲击,因为这些器官是女性特质及性徵的表现,对很多女性而言,丈夫的反应决定了她们应战的能力。她说,除了可能引发的婚姻问题,生殖器癌也可能影响国家的经济收入。因为有47%的女性尚处于劳动阶段,一旦患病,就会丧失工作能力,届时就会成为国家的经济负担。“根据2003年国家癌症登记局(National Cancer Registry)指出,每10万名女性当中,就有46人患上乳癌,华裔排在首位(1/15),紧接着为印裔(1/14)及巫裔(1/24)。”她对吉隆坡R2R的创立感到激赏,并认同乳癌支援团体在这幺多年来的付出。“坦白说,政府在提升国人的生活品质上,若没有非政府组织或社团的参与,过程绝对不会如此顺利。”不过,由于非政府组织都是靠外界的捐助而得以永续经营,因此她呼吁,私人机构应该肩负组织社会责任(CSR),慷慨解囊或协助这些组织筹款,让更多受困人士受惠。乳房X光摄影符合条件者可获津贴乳房X光摄影(Mammogram)津贴是近年来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为大马女性所争取到的福利。周美芬披露,乳房自我检查(BSE)是最简单的诊断方式,女性可通过手指触摸来探测乳房是否出现肿块或可疑变化,但是并非每位女性都会这幺做。“隶属于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LPPKN),于2004年展开了一项大马人口及家庭生活调查。调查显示,超过一半以上的大马女性,从未做过任何的临床乳房检查。此外,根据2002年卫生部的资料,在1872名接受乳房X光摄影检查的女性之中,69.1%为初体验者,83.1%年龄处于41至60岁,3.8%被验出可疑乳癌病例。”她说,乳房X光摄影并不便宜,因此政府在2007年推出了一项津贴计划,即每名超过40岁,每月收入低于5000令吉者,若前往已向LPPKN注册的医药中心进行乳房X光摄影,就能获得50令吉津贴。乳房X光摄影是一种使用低辐射X光剂量,且高解析度的乳房摄影技术,适合40岁以上的女性。它能侦测各种乳房肿瘤、囊肿等病灶,有助于早期发现乳癌,并降低死亡率。康复者好说踏上澳洲布利斯班市的土地,与全球乳癌康复者展开对话,是今年R2R的首要计划。迪瓦南医生指出,28名乳癌康复者于今年5月12日至15日,在他的率领下,参加了第15届国际抗癌联盟(UICC)国际康复之路乳癌支持大会,切实地感受到跨国界病友的支援力量。他说,参与者可自由选择由不同主讲者呈献的乳癌课题,她们还可以通过小组学习及分享会,进一步了解乳癌的爱与碍。在“2009康复之路”网站推展礼上,大会特地邀请了3名曾参与此行的康复者上台与众交流。没了乳房一样美丽‧严月宝(会计师,56岁)“坦白说,我没有不良嗜好,也保有良好的生活作息及饮食习惯,但是却在去年的例常体检中,被诊断出第一期乳癌。9月24日,我决定接受肿瘤切除手术,并展开为期5年的Tamoxifen荷尔蒙疗程。“今年,我踏上国际康复之路大会,并选择了‘看来不错,感觉更好’这个主题小组。当时我和参与者都获派一个小型化妆箱及丝巾,原来主讲人要教大家如何妆扮自己。”“那几天,我很努力学习,把自己扮得美美的,就像今日的我,也是经过悉心打扮。你看,我是不是和常人无异?割除乳房并不是世界末日,更不是身材终点,我们一样可以美丽及快乐。开心过 活享受当下‧张秀琼(从事幼儿教育,50余岁)“患上乳癌后,我非常小心饮食,那时我非常折腾,以为一吃海鲜及肉类,就会病发或死亡。“但是在澳洲的康复之路,我被外国参与者的用餐情形吓着了,她们所吃的三餐正是我一直以来所不敢碰的,如海鲜、肉类及甜品,她们吃得津津有味,我也看得津津有味。最后,我有样学样,甚幺都吃,忘掉了自己曾患乳癌,吃得非常开心。“其实,只要饮食均衡及有营养,乳癌病患一样可以吃得很开心,过度压抑反而会造成营养不良。回国后,我深深明白,与其担心死于癌症,不如享受当下,这才是人生的真正财富。”家人支持走出幽谷‧拿汀诺茜雅(公司董事,54岁)“2005年8月,我被验出第一期乳癌,医生告诉我需要手术切除。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没有特别感受,反而是丈夫比我更激动,我知道他担心会失去我。还好,丈夫及孩子都支持我动手术,过后再做放疗,这时我的心情变得极度低落,还常常偏头痛及焦虑,整个人无精打彩。“我甚至无法在镜前面对赤裸裸的自己,还好我有很体谅我的丈夫及孩子,才能走出人生幽谷。经过无数的资料搜集后,我才发现这是忧郁及焦虑症的表现,这也是为何我在国际康复之路大会中,选择了忧郁及焦虑症这个主题小组。”你知道吗?国际康复之路国际康复之路(Reach to Recovery International,RRI)RRI成立于1952年,由同是乳癌患者的美国妇女Terese Lasser所创办。当年她深觉社会欠缺乳癌支援系统,开始以自身的经历鼓励病友,获得极大的迴响,这项服务模式还被许多支援团体所採用。今天RRI已经成为全球乳癌病友组织,每隔两年就会在不同国家举办国际大会,吸引全球乳癌病友、非政府组织及医药人员的热烈参与。1994年,RRI成为国际抗癌联盟(The International Union Against Cancer, UICC)成员。UICC是美国在1933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成员涵盖逾104个国家的331个抗癌组织,目前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2009康复之路有限公司Reach To Recovery Two Thousand Nine Sdn Bhd(845977-P)Suite B-11, Ground Floor, Pantai Hospital Kuala Lumpur, 8 Jalan Pantai, 59100 Kuala Lumpur.电话:03-22821777传真:03-22821753电邮:[email protected]网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