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ssa Mayer 与起死回生的雅虎

正文
Marissa Mayer 与起死回生的雅虎

距离上一次写 blog,原来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了(远目)。

一些私底下认识我的朋友可能知道,其实在 2012 年之后我就逐渐减少写作的频率,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转换公司:我从雅虎台湾,调到雅虎美国工作。也因为在产业工作的关係,许多过往的个人观察,开始会受到一些内部观点的影响,更不想看到自己的个人言论被贴上公司标籤,就不太方便再继续发表在这个部落格上。又或者,我应该写一个大大的利益冲突警示在部落格上 Marissa Mayer 与起死回生的雅虎

不过,今天我要大胆地来提一个话题,就是在 Marissa Mayer 上任 Yahoo CEO 已经超过两年的现在,回头看过去两年的 Yahoo,到底有什幺样的变化。

两年半以前的大混乱

我还记得在梅姐上任以前,当我刚到雅虎美国就职的时候,整个内部正深陷内部政治跟裁员风暴。短短的一年内, CEO 竟然多达五任。不只外界质疑,公司内部的员工也陷入群龙无首、不知要往何处去的困境。当中最令人「难忘」的就是 Scott Thompson 上任后随即推行的大裁员政策。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或许可以认同裁员是必要的,但是当中近似随机裁员的方式根本让人无所适从。前一个月还被 CEO 称讚的团队,隔月竟然就被裁员,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时雅虎陷入严重的内忧外患,简单来说有:

    人心涣散,没有人认真做事,来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看 linkedIn 上面的新职缺(当时连我这个初到美国的人,每天都收到 20-30 封猎人头的信,同事更多)。许多大头如 Douglas Crockford (JSON 格式之父)的离职,更让员工士气大伤。产品部门没有人在作事。以往会议室一间难求,但当时却是整栋楼的会议室都空无一人,走进去就可以,有的人乾脆在里面进行别家公司的面试。少数想认真做事的人,会发现许多合作的团队都告诉你:我们被裁了,请自己想办法生出你要的功能。业绩虽然没有直线滑落,但所有的指标都在下降,外界评论也认为雅虎会下落得非常快。中间有些 CEO 认为雅虎应该转型成类似电视台这样的媒体,而不要再花时间跟 Google、Facebook 竞争,更让人心惶惶。
Marissa Mayer 做了什幺?

Marissa 来了以后,很快的替雅虎开了诊断。

她认为,雅虎有三个主要的问题,一是士气,二是产品,三是公司业绩。虽然股东们最在意的是公司业绩,但要救业绩,得先救产品。要救产品,得先救士气。所以,最重要的,其实是士气。而非常幸运的是,这里面最好救的,就是士气。

所以她第一週,立刻宣布了免费午餐,每週的员工集会(FYI),接下来更有免费 iPhone 与 Jawbone Up 手环。在 FYI 上面听见的问题她都会立刻给予真实的回应,精彩处往往让大家拍手叫好。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全面清查公司在申请绿卡遇到困难的人,并立刻启动申请。后者非常重要,因为有很多雅虎外籍员工之所以还没离开,就是因为卡在绿卡申请。众所周知的是硅谷公司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是外籍员工的贡献,而如果公司裁员的状况持续 下去,这些绿卡申请都会遇到额外的政府审查,员工反而会更想离开。Marissa 一来,立刻就帮员工设想到这方面的问题,的确是非常了不起。

再来,就是产品。Yahoo 经过过去几任 CEO 的轮换,许多产品缺乏持续性的投入,要找到能接手的人都成困难。Marissa 到任三个月后立刻宣布了 12 项重点产品,这些产品同时要有网页、行动版网页,iOS/Android 行动版 app,一年内要完成。无论你认同与否,甚或是无论你是不是还在考虑跳槽,一时之间,突然大家都动起来了。

Yahoo Weather,就是其中一项成品。这是后话。

至于业绩,Marissa 说,现阶段是公司重整期,视情况我们可能要暂时放弃一些以往的作法甚至是业绩,把人力投资在未来的成长。她观察到过去几年 Yahoo! 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害怕承担风险,尤其是害怕承担计算过后的风险。印象中,她是这样说的:「As a CEO, I should be the one who play defense, and you are the ones who should be bold, be creative, and be disruptive. You guys should be the one who play aggressively and I will play defense for all you guys.」

老闆话都讲成这样了,员工还不卖命吗?

拆掉组织内部的高墙

有一个转变,是外界很难察觉,但身为开发者的我很想提出来的,那就是雅虎对于过去自己筑起的技术高墙的解构。

在我 2010 年加入雅虎之时,雅虎内部有很多系统设计是与外界完全不一样的。它有自己开发的 in memory database,package system,assets pipeline… 这许多系统是仅限雅虎内部使用的。这原本没有什幺不好,当中的许多系统在设计之初甚至是超前于外界系统的。可是这些优异的自建系统,也把自己与外界之间筑成一道高墙,变成一间 walled garden。

Marissa 进入雅虎之后,逐渐开始拆解这道高墙。许多在外界流行许久的 open source 专案终于得以在 Yahoo 产品中使用。甚至是一度被视作精神象徵的 YUI,也在今年宣布走入历史。YUI 的状况可以说是过去雅虎具体而微的缩影:功能 “大而全” 曾是 YUI 过往的卖点,如今却因为规模庞大变成负担。如果把 YUI 的模组一个一个拆开来看,固然每一个都有一定的水準,然而它也导致程式码过于繁多、弹性不够,在十年后逐渐不敌由不同模组组成、而每个模组都有专门的 open source 团队维护的专案。

宣告放下 YUI,让员工开心的拥抱 open source 专案,对许多技术员工来说,真的是天降甘霖。

阿里巴巴的及时雨

许多人谈到雅虎这两年的景况,都会提到阿里巴巴(或戏曰阿里爸爸)资金的挹注,甚至会说现在雅虎的股价也全是靠阿里巴巴拉抬的结果。

要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这个世上,从来只有天助自助者,没有只靠着祖上庇荫无度挥霍还可以走长久的。阿里巴巴业绩近两年井喷式的爆发,的确让雅虎有许多缓冲时间进行组织重整,甚至更有足够的金钱进行大量併购来补充人才。然而如果不是过去这两年的努力,雅虎的股价早该在阿里巴巴挂牌后就光环消退,不会一路续涨来到突破 52 美元的关卡。

回想起两年半以前,雅虎的股价一直在 15 美元左右徘徊,而且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谁晓得现在会增长超过三倍呢。

挑战仍在前头

不过,要说挑战已被克服为时尚早。相较于其他巨头们,雅虎在行动网路时代,虽然行动广告已经开始赚钱,但仍然缺少让人印象深刻的新应用,而且过程当中也仍然是犯过一些错误。但整体来说,过去这两年「调体质」的状况,比想像中好得太多。

某种程度来说,我觉得自己也挺幸运的。能在一家公司最低潮的时候加入,并且在其总部近距离观察到硅谷最聪明的大脑们,如何在危机时扭转颓势,如何想办法把一家公司从分拆边缘,逐渐再爬回在产业中具有竞争力的位置。

任何一个还认为 Yahoo 是一年前那个 Yahoo 的人,要小心了,Yahoo 已经开始产生化学变化。这些是侥倖吗?不是的。这是 Marissa 在这两年当中,用极长的工作时数、在内部跟无数员工沟通提振士气换来的。She deserved i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