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

正文
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Yves Azemar以藏书为志业,营运17年的古书店,是他「以卖养买」的地方。(黄志东摄)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百年画报:于出版的报纸Le Petit Journal,报道造成万人死亡的香港丙午风灾。(黄志东摄)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问Yves如果书店失火,只能带走一本书,会是哪本?他选了相片集Album De La Mission Du Haut - Mékong,该书记录法国殖民寮国(现称老挝)时,将船只切割以运过湄公河的片段。(黄志东摄)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卡通「双城记」:他收藏的两本1941年出版书籍,图片、文字、卡通并茂地阐述香港(左)和上海(右)的风貌。(黄志东摄)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珍贵书籍:店中最贵的书籍,是1926年由法国记者Albert Nachbaur所着的《民间之图像》,书籍展示当年中国的剪纸、年画、图腾等,现时在二手书交易网站上售15,815美元。(黄志东摄)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Interest:法国书虫  买瘾难断  扎根香港  为古籍

藏书者的举动,有时可以用病态来形容。19世纪起有「藏书癖」(Bibliomania)一说,患者大花金钱,重複购买同一本书,誓要将初版、精装版、不同语言的版本收归己有。他们喜爱嗅到书香、托着硬皮书脊、抚摸不同触感的纸材。这次访问的古籍书店店主,亦自言对读书、买书上瘾,藏书近30年,他视收藏的书如身体髮肤、糟糠之妻,直言:「卖书,是为了买更多书。」

在香港卖书不馨香,卖古书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专卖法国古书?法国古书店Indosiam Rare Books却在香港屹立了17年。这家栖身于荷李活道的上楼书店,由68岁的法籍店主Yves Azemar主理。按下电闸门铃,拾级而上,Yves已在等候开门,请记者脱鞋内进。清凉的空气中播放着小声的古典乐,浸淫其中的是一列列钉装精緻的厚皮古书、过百岁的旧报章、老相片,Yves走到装满东南亚古籍的书架前坐下,书桌上的桌面电脑,还停留在买书网站页面。

客人曾问Yves这儿是否博物馆,又有人问这是否他的家。但与其把这典雅得来带点家居感的空间简化为一个「家」字,不如从功能上说,它是Yves以卖养买的地方:「卖书,是为了买更多书。」店中约5000本书,只佔其藏书量五分之一,其余都在家中和仓库,只藏不卖。若找到藏书的其他副本,便会连同专为客人喜好蒐罗的古书,和一些Yves没兴趣收藏的典籍,落入待卖的行列。

锺情远洋亚洲文化

店中的古籍年纪比他大,例如出版的法国画报Le Petit Journal,全版报道酿成万人死亡的香港丙午风灾,人仰船翻的惨况;另一本大书《民间之图像》高约两呎,1926年出版,是全店最贵的书,「这本太罕有了,现时在二手书交易网站上售15,815美元」。揭开布面精装的封面,是一页页由人手贴上的中国剪纸、年画、图腾、对联,以法文阐述当时的北京民间风俗。

而Yves更珍爱的,是记录东南亚作为法国殖民地的史料。店名叫「Indosiam」,正正代表他专门收藏以Indo-China(中南半岛)和Siam(泰国旧称)为主的法文书和英文书,尤其是游记、记者写的讽刺作品,以及批判社会的作品。

Yves反覆提到自己不喜欢法国人,反而对亚洲文化情有独锺。远洋的风貌,从小就在书本和母亲口中听闻过。廿来岁第一次去泰国旅游,从此爱上这片大陆。任职法国国际学校教师的他,辗转到过泰国和大溪地任教,最后于1992年来香港教书,一留17年。

在那港人急着移民的年代,Yves却选择在此定居,随之开始认真收藏古书。及至2000年,香港还是一家古书店也没有,「当时我想做第一人,满腔都是与人分享古书乐趣的热情,所以我没等到退休,便问校长我能否开一家只于周末营业的书店」。有六七年,Yves一星期打两份工,退休了,他才全心营运古书店业务。

「任何收藏家也是一个成瘾的人。」Yves笑言自己上了几种瘾:读书瘾、猎书瘾、藏书瘾。源头可追溯到他年幼时在摩洛哥生活,自小见母亲在自家打造的小小藏书阁书不离手。到14岁时,他才真正沉迷起读书来,「打开了书,我从不轻易合上,零用钱从不花在食物衣服香烟,都用来买书。」升上大学文学系后,每星期看4至5本书,他说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书瘾缠身 几乎每天买书

问他为何喜欢读书,他说是因为知识浩瀚无涯,于是他无法停止阅读,「书本比你来自更遥远的地方,在你出生前出现,但又存在得比你久。某段时间的交叉点,它令你再度成为学生,这使人年轻。」直至现在,Yves还是几乎每天买书。到头来,花在猎书的时间比读书更多。为了猎到心头好,他紧贴网上的交易动态,亦很珍惜每年回法国几次到访古书店的时机,接触实体古书,和卖家讨价还价,并与爱书者互相分享收藏。

对他而言,收藏的书不是死物,而是组成他的一部分。小时候至今的书,他全都保存下来。「每本书都给了我知识,它就像身体裏的血肉,我不想远离它们。」渐老的他,不时和朋友谈论藏书的归宿,「可惜无人有答案。当然可以将书拍卖,但这就像卖掉思想和灵魂,想也不敢想」。本来Yves打算趁夏天回法国整理自己的藏书清单,作个点算,但时间推了又推,最终计划无限期搁置。

今年夏天,他第一次在定居香港后没回法国。原本书店客人就不多,多则一天三个,少则一星期一个。撇除有两个月在老挝度假,六月起竟然一个登门造访的人也没有。他淡淡然道:「现在是一个历史的时间点,我倒不太介意personal business。」但在这段清幽的时间,他再次在窗前贴起了「for sale」,打算把这小单位卖出,「我倒是把租金设得很高,那就暂时不会卖得出了。」Yves喃喃的说,「去年起我把告示贴了又撕,撕了又贴,否则一旦售出,就什幺都回不去了。」

文:宋霖铃编辑/陆亮玮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