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提出贸易谈判五大难题刘鹤访美怎幺办?

正文

美国提出贸易谈判五大难题刘鹤访美怎幺办?

中国副总理刘鹤将于1月30日至31日访美,这是G20(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习特会后中国高官首次访美,也是刘鹤2018年5月后再次访美。鑒于此前1月上旬中美已经在北京就贸易问题进行了副部级磋商,此次刘鹤访美将是中美能否在3月1日之前达成共识的关键。刘鹤在中国新年前夕出访,尤可见中美贸易谈判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目前各方普遍关心刘鹤访美将谈哪些问题,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到底多大。

与中国媒体在贸易谈判报道上谨慎发声不同,美国媒体对于刘鹤访美以及习特会以来中美贸易谈判报道了诸多内容。通过梳理可以发现,目前中美之间有五大问题待解。

是否取消关税?

《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为了和中国推进贸易谈判并取得成果,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Mnuchin)提出应该取消部分或全部的关税,以此换取中国开展长期改革。姆努钦希望在1月30日同到访的刘鹤会谈时,提出这一方案。但是,负责和中国开展贸易谈判的领头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反对在当下这一阶段取消对华关税,认为此举会被中方解读为特朗普政府对华示软。

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从未履行过过往承诺,美国今后也不该轻易相信。只有中国兑现对美国的所有承诺后,美国才可以取消关税。根据《华尔街日报》引述的消息人士的话,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在3月1日之前达成可接受的协议,莱特希泽支持取消“部分”关税。

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Kushner)也认为,美国至少应该取消某些关税,但他要求的力度没有姆努钦那麽大。而且,自从和莱特希泽合作达成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后,库什纳的立场更加靠向莱特希泽,看待中国时变得更加“现实主义”。美国官员称,库什纳夫妇近来和莱特希泽的私交也不错。

不过,这项建议并未上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17日说:“姆努钦财长和莱特希泽大使(美国贸易代表)都没有就与中国谈判的关税或任何其他议题向任何人提出过建议。这是正在与中国方麵谈判的进程,还远未结束。”

特朗普1月19日否认他正在考虑解除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他对记者说:注意到有“虚假的报道”说,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将被解除。“如果我们达成协议,当然我们不会製裁,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达成协议,我们会的。”

贸易审查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正在寻求定期审查中国在承诺的贸易改革方麵取得的进展,并以此作为达成贸易协议的条件。如果美国认为中国违反了协议,美国可能会再次诉诸关税。

这位消息人士还表示,虽然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并不热衷于美国提议的“定期评估审查”,但是美国的这项提议也并未对此次谈判带来消极影响。

莱特希泽要求对两国之间的贸易协定进行持续核查,而对中国的“定期审查”据称将是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而关税威胁将被用来推进中国贸易改革顺利进行。美国贸易代表发言人拒绝就“定期审查”的可能性发表置评。

“定期审查”的想法是在美国2018年5月进行谈判后泄露出来的,当时美国还没有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第一轮关税。

而当下美中两国均麵临关税威胁,谈判重新聚焦“定期审查”凸显了两国之间日益增长的不信任。

另一位业内消息人士表示,就强製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中国法律体係改革等不同问题达成的不同的协议,可能需要单独的核查程序,所有这些都需要由谈判代表敲定。这位消息人士说,“核查和执行方麵的挑战源于中国之前未兑现所做承诺的事实。”

消减贸易赤字

彭博社1月18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为结束与美国的贸易战,中国提出在未来六年大举进口美国商品。

报道称,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北京谈判中,中国提出未来六年大规模采购美国商品的计划,总计金额超过一万亿美元,预计在2024年以前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降低为零。2018年,美中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3,230亿美元。

这不是中国首次提出减少赤字的建议,以试图打破双方的僵局。2018年5月,特朗普拒绝了财政部长姆努钦与中国达成的框架协议,该协议本可以大幅增加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购买量。

然而,上述知情人表示,中国的提议遭到美国代表的质疑,他们要求中国在未来两年消除贸易不平衡。研究美中贸易关係的经济学家指出,要消除这一差距很难,中国大举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未必可行,这主要取决于中国民众对美国商品的需求。

同时,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种类可能比总额更为重要,中国长期试图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但遭到美国拒绝。飞机、大豆和汽车是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最多的商品。

在北京的美中副部级会谈后,双方没有做出最后决定。没有明确迹象表明,加大购买美国商品将增加双方达成贸易协议的概率。

结构性改革矛盾

在中美副部级会谈结束后,美国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Grassley)表示,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并未看到在结构性问题上取得任何进展。

他对媒体记者说:“他(莱特希泽)说,在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的方麵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比如说,这包括知识产权、商业秘密盗窃、以及向企业施压,要求它们共享信息。”他还提到,莱特希泽对中国恢複购买大豆等美国商品持“积极”态度。

据悉,中美副部级谈判后,美国声明中首先提到的会谈内容就是为解决中国关于强製技术转让、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和网络攻击等而做的“结构性”调整,而后谈到了关于中国同意从美国购买农产品、能源、製成品等产品和服务的承诺。在2018年5月中美短暂的休战声明中,这两项内容的顺序则是完全相反的。这说明国谈判的重点已经转向。

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的自媒体账号“牛弹琴”在中美副部级谈判结束后刊文称,美国对中国所提的结构性问题的要求,实际上也有很多是对中国进一步改革有利的要求,是中国本就在试图改变的一些问题。

中美能否达成共识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库德洛(LarryKudlow)1月18日在白宫西厢外接受媒体访问时说,美中贸易谈判进行顺利。库德洛表示,谈判十分良好,“无论是在广度跟深度,以前从来没有过这麽大规模的贸易讨论”,而“这是件好事”。美中是否能在期限内达成协议,他不愿意做出预测,但说一月底中国副总理刘鹤将到华盛顿,那将是很重要的会谈。

特朗普1月19日再次对美中两国达成贸易协议表示乐观,称美国同中国的贸易协议谈判正在取得进展,“中国贸易方麵的进展非常顺利”。此前1月14日特朗普曾说:“我们同中国谈得很好。因为我们的关税,他们的经济处在困难时刻。”特朗普还说:“我认为,我们能够与中国达成一份协议。”

不过,1月16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Pence)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均提到,中美贸易谈判尚未取得任何进展。

中国知名财经媒体人曹山石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引用知情人士的话称,美方要求得很细致。比如,希望中方明确将在哪个日期前采购哪些货物。还有就是在开放市场方麵,保证不会再利用许可证、环境监管及其他领域的权力来阻挠美企,还要求中方列出补贴清单。另外,曹山石还透露,美方为确保执行所有谈判结果,考虑实施多项方案,如维持现行加征的关税,直至北京执行贸易谈判承诺后才解除。

香港《南华早报》2019年1月16日采访在美国驻华大使馆担任宏观经济部门首席的罗斯曼(AndyRothman)时,罗斯曼表示,美国与中国因为自己国内的问题,在夏天之前很可能会结束贸易战。

罗斯曼称,由于贸易战的影响,中国的经济急剧放缓,美国在麵临股价暴跌的情况下,政府长时间关门也会给经济带来冲击。因此中美很可能在夏天前在贸易协商中达成协议。罗斯曼进一步表示,中美两国的经济指标开始体现出受贸易战的冲击,1月末访问美国的刘鹤很可能会传来好消息。

对于中美90天的贸易战休战,罗斯曼认为谈判时间会延长,因为中美在核心纷争领域还存在很大的分歧,贸易谈判从来没有一次就能谈成功的,中美两国很有可能会延长贸易谈判期限。

2019年1月17日,中国外长王毅通过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对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评价。王毅称:“中美经贸摩擦备受世界关注。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依然是中美关係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中美双方都有扩大经贸合作的意愿,应当有能力也有智慧推动达成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最近两国工作团队磋商取得积极进展,这再次说明,对话磋商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正确办法。双方应继续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相向而行,争取早日达成协议,给两国人民带来好消息,给世界各国吃下定心丸。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