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BA致命凶器为何难适应NBA 地位+收入让人怀才不遇

正文

近年来,NBA越来越相容幷包,逐渐成了国际球员的热土,但是那些在国际赛场上大杀四方的大杀器很多到了NBA却水土不服。上赛季,国际球员数量达到101人创历史纪录,国际球员越来越热,但你看,上赛季Shved先后被尼克和火箭交易,今夏回了俄罗斯老家,今年夏天Antic离开老鹰去了土耳其,Papanikolaou在丹佛还没找房子就得被迫走人,在“国际热”的大背景下,众多国际球员却仅仅像是NBA的过客,来转一圈尚未留下自己的印记便卷着铺盖走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战术地位,比如薪水。

FIBA致命凶器为何难适应NBA 地位+收入让人怀才不遇  1、适应期太短难即插即用

听NBA赛后採访经常会听到教练口中蹦出诸如“默契”、“化学反应”这样的单词,篮球作为一项团队运动,讲究的就是这两个元素,但默契的产生、化学反应的养成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这就跟酒越放越醇一个道理,需要大量的时间,但是多数国际球员到了NBA后却发现,他们享受不到慢慢来的奢侈,教练、高层都没那幺多耐心,残酷的竞争环境逼着他们马上就得适应NBA,否则很容易就会被淘汰。

问题是,国际球员从与NBA球队签约到上场打球,这之间留给他们的适应期非常短,尤其是对于那些夏天身背国家队比赛任务的球员来说,这方面,中国球员王治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王治郅虽然在1999年就被小牛选中,但直到2001年4月八一男篮夺冠,王治郅才终于有机会登陆NBA,当时NBA例行赛只剩10几场比赛,王治郅空降达拉斯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没有跟队友合练过,连很多队友的名字都叫不上来,如何能马上融入。包括随后一个赛季,休赛期王治郅代表国家队参加了亚锦赛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直到2001年11月纔再赴小牛,他错过了夏季联赛、训练营和季前赛,根本没来得及融入,理解教练战术理念,教练怎敢多用,他又如何得到证明自己的机会。

王治郅的经历就是很多国际球员的缩影,他们常年在中国、西班牙等海外联赛效力,已经习惯了FIBA的规则,当他们被NBA球队选中却因为国家队任务等因素无法与NBA的新队友们合练,利用训练营、季前赛这一个月的时间培养化学反应,熟悉NBA的打法。像Porzingis这种刚被选中后就直接飞到纽约一直留在训练馆跟新队友合练的国际球员只是少数,没有几个教练敢放手使用这种尚未适应NBA融入球队的球员。

“对于所有欧洲球员来说,第一年在NBA的经历总是非常艰难的,特别是你得不到太多出场时间,你得不到自信,你不能进入到真正的比赛节奏,”上赛季效力于篮网,今夏改换门庭加盟太阳的Teletovic就说。不适应而得不到出场时间,无表现机会难以征服球队,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走人。

2、不当核心难发挥价值

FIBA致命凶器为何难适应NBA 地位+收入让人怀才不遇

(图片来源/网路)

散落在欧洲篮坛的最大遗珠大概就是塞尔维亚控卫Teodosic了,这位少年成名的天才本届欧锦赛场均送出7.1次助攻,但是他却屡屡拒绝来自火箭、灰熊的追逐,只因为,在NBA他的地位、球权得不到保障。

“我不想在NBA浪费时间,如果去了一些球队坐板凳,我还不如回欧洲打球,”Teodosic曾说。

正如Teodosic所言,NBA如今是一个属于控卫的联盟,即便他在欧洲是天皇巨星,到了NBA依然只能从替补打球,没有球队能给他一个先发位置、每场30+分钟的出场时间和稳定的球权,巨大的心理落差使得很多国际球员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这不仅仅是Teodosic一个人面对的问题,那些在NBA遭遇失败的国际球员多是因为这个原因,比如希腊球星Spanoulis,比如西班牙球星Navarro,他们在欧洲任何一支球队都是绝对的核心,到了NBA却只能扮演替补,战术角色被严重削弱,只能扮演定点射手,成为体系中的一颗螺丝钉。

问题在于,这些球员都是手中有球才能发挥最大价值的球员,让他们扮演定点射手无疑是暴殄天物,他们自己也打得不舒心,最终他们都未能在NBA打太久就黯然离去。

再就是打法,国际内线和后卫普遍面对这个问题,他们多半是技术流,篮球智商没的说,内线拥有出色的低位强攻能力但防守能力一般,比如Valanciunas,低位进攻效率极高但因为防守不佳在暴龙场均出场时间达不到30分钟。后卫靠脑子打球擅长组织但粘球毛病大进攻能力又偏弱运动能力不足,不适应潮流,这些因素阻碍了他们在NBA立足。

Teodosic季前赛挑战灰狼影片:

3、薪水太低不如回欧洲

近几年,很多国际球员都开始离开NBA到欧洲打球,不适应NBA是一方面,在NBA薪水不如在欧洲打球高也是主因。

比较一番便知道,今年8月份,被火箭放弃的俄罗斯控卫Shved加盟了莫斯科希姆基队,双方签了一份为期3年的合约创纪录,新赛季他的年薪高达340万欧元(换算一下380多万美元),在欧洲所有球员中排名第一位。而上赛季他在NBA的年薪为328万美元,已经是小中产水平,但要知道,欧洲的年薪乃是税后,还提供住房、车子等条件,而NBA的年薪是税前,扣掉州税等各种税,到手的薪水大打折扣,远不如在欧洲打球赚得多。

再看前老鹰前锋Antic,上赛季他的年薪只有125万美元(税前),今年夏天Antic决定离开老鹰,他加盟了土耳其的费内巴切,年薪为120万欧元(税后,134万美元),同样比他在美国挣得多。

包括Teodosic,他曾对NBA球队喊价说年薪不到300万美元免谈,也难怪,人家在欧洲税后领着250万欧元,何必到NBA去领税前300万美元的合约还打替补呢?

同样情况的还有Rudy Fernandez(280万欧元)、Spanoulis(260万欧元)、Raul(250万欧元),欧洲安逸的生活环境、高收入使得他们可以坦然放弃冲击NBA的机会。

结语

NBA仍是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但却并非唯一能实现自身价值的舞台,国际球员也很现实,或许打NBA是他们的梦想,但他们得赚钱养家,他们得找一个最适合自己能让自己充分施展的舞台,既然在欧洲都能实现,在哪都是打球,又何必非得到NBA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